七七书屋 > 最强妖孽

第三百一十八章 悍将莫宁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流光匕首轻而易举地将莫宁脚上的镣铐斩断,他的攻击没有得手,同时还将莫宁脚上的束缚给解开了!
    这样一来,这个原本移动速度就很快的家伙,一下子变得更快了!
    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性格暴躁的人都没有耐心。
    莫宁同样如此,或许在此之前,还没有人可以和自己相持这么久,又或者是莫宁想要喝酒吃肉的**太过强烈,因此在几个回合后,这个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亦或者是技战术方面都有优势的家伙,竟然在耐性方面占了下风。
    自乱阵脚的莫宁,最后被陈默一个鱼跃骑在了脖子上,他手中的流光匕首抵在了莫宁的脖子上。
    因为匕首太锋利,这时已经划破莫宁的脖子,渗出血来,好在只是一点皮外伤。
    但是陈默并没有下死手。
    他不舍得杀掉莫宁。
    就这样结束?这时一直在一旁的年轻人开口。
    时间把握的很关键。
    被匕首抵住脖子的莫宁也完全没有怂,他似乎还打算反抗,陈默收起匕首,从莫宁的身上跳了下来。
    结束。
    他在完全可以杀掉莫宁的情况下收手,纵然莫宁的脾气再火爆,这一点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我用了兵器,你赤手空拳,我们最多算个平手。陈默将木盒子递给莫宁。
    对方一把拽过盒子,回到了铁笼子里,其他人自动散开,给莫宁留下一片空地,眼巴巴地看着这个家伙喝酒吃肉。
    吃饱喝足后,他抬头看了一眼陈默,然后倒头睡觉。
    虽然最后陈默制服了莫宁,但是之前遭受到的一击,着实让陈默感觉全身都疼,他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然后对面前的年轻人说:现在可以带我去见你们的城主了吧!
    这时,那个一直坐在地上的年轻人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他伸出右手对陈默说:我叫粱金河。
    坐在量天尺的主会议厅,陈默感觉很可笑,原本他以为走出城门这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家伙,只不过是量天尺一个普通的哨兵,纵然在后的接触中他感觉这个家伙不简单,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就是监狱之城的城主粱金河。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我之前也说过,量天尺只不过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城池而已,如果你想要在这里获得什么东西,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里除了那些快要疯掉的犯人之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粱金河这样说道。
    我的同伴现在可不可以进来?说实话,把他们几个放在城外,纵然这里是量天尺,陈默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粱金河吩咐下人端上茶水,然后坐到陈默旁边的椅子上。
    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陈先生没有什么事情还是请回吧,如果有什么事,我想量天尺也是无能为力的。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小城池,真的什么也没有。
    从陈默他们来到量天尺开始就一直在下逐客令,直到现在依旧没有放弃让陈默滚蛋的说辞。
    你们真的是从东陆来的?
    粱金河突然这样问道,因为之前欧阳永业这样说过。当然欧阳永业也没有骗人,他的确是从东陆来的。不过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不是。
    陈默摇了摇头说:只有之前和你说话的那个人是从东陆来的,我们都是西陆人。
    然而陈默什么也不算,他不是西陆人,也不是来自东陆,对于这个地方,他只不过是一个过客而已。
    那么你们从西陆什么地方来?又要干什么?你一直不说你们的目的,所以量天尺不能留下你们。更别说让你的同伴进城,这是不可能的。这下我话说的够明白了吧。粱金河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我们从青山部落来的,那是一个小地方,你可能连听都没有听过。陈默这样说。
    粱金河点了点头说:这个地方我的确没有听说过,但是以你的实力,在西陆不可能默默无名。你不是西陆人,我一眼就看出不来了。
    我对量天尺很感兴趣,同样对你也很感兴趣。陈默说。
    粱金河笑了笑说:这算是恭维?
    陈默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一脸严肃地对粱金河说:其实我这么远来这里,是想要和你做一笔生意的。
    哦?说来听听,尽管量天尺没有商人,我还是很好奇你接下来会说什么。粱金河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对下人说:给城外的四个客人送点茶水糕点去,但是别让他们进来。清楚了吗?
    这种招待客人的方式还真是够奇葩的。
    现在量天尺还有多少赏金猎人?陈默这样问道。
    听到陈默的话后,粱金河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量天尺有多少赏金猎人关你什么事。我可先说明,所有量天尺的赏金猎人,虽然是拿钱办事,但是前提是他们只抓有罪的人,如果不符合这个前提,给多少钱也没有用。
    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陈默摸出一支烟,点燃后对粱金河说:这个世界上,有哪个人敢说自己是无罪的?
    听到陈默这句逼格十足的话后,粱金河和陈默同时笑了起来。
    说吧,杀谁,多少价钱?粱金河性格直爽说起话来也从来都不拖泥带水。
    陈默直接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那半张地图仍在了他们之间的桌子上。
    这四个城的城主。陈默似笑非笑地看着粱金河。
    粱金河看了看桌子上那张被撕开的地图,然后笑着将地图卷了起来递回到陈默的手中。说:收起来吧。杀了这四个人,你出不起价钱。
    事成后,这些城池都归你。
    陈默如此说道,就像是在分一样微不足道的东西。
    要知道这块地图上的区域,是整个西陆的三分之一,现在陈默居然用一种这些东西都归为己有的态度来将这些东西变成和粱金河谈判的筹码。
    陈默话音刚落,整个堂厅寂静无声
    听完陈默所言,粱金河脸上的笑意褪去,他不笑了。
    陈默注意到,这是自从他见到粱金河这个家伙开始,他的脸上第一次没有笑容,之前就算是欧阳永业将刀抵在他的面前,他的脸上都是有笑意的。
    由此可见,他开始认真考虑陈默说的这件事的可行性了。
    在此之前,粱金河并没有说这件事情办不成,他只是在强调酬劳,可见他并不担心结果,因为结果在他的心中根本就不是应该考虑的问题。
    这是何等的自信。
    你必须知道的一点就是,我没有在开玩笑,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更加直接的来说,我需要你的力量。而你具备这个实力。陈默说。
    陈默和莫宁打个平手,而莫宁是完全屈服于粱金河的存在。
    由此可见,粱金河不简单。
    那个谁。粱金河站起身来,指了指身后的侍从说:送客。
    陈默叼着烟,靠在椅子上,妈的这个家伙果然不好说服,如果【万能兑换器】现在可以兑换一把AK47,陈默一准把粱金河给突突了,谈个项目都这么费神。
    只不过理性一点来思考的话,陈默觉得他可能用的方法不对。
    其实陈默考虑的并不周全,他之所以这样直截了当,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他们没有时间了。
    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告辞了。陈默起身,走出了量天尺城。
    粱金河靠在椅子上喝茶水。
    把红晓叫来。粱金河放下杯子,对身边的侍从说。
    两分钟后,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出现在粱金河的身前。
    她穿着一席黑色的紧身衣,从头裹到脚,除了一双动人的眸子和姣好的身材之外,看不出这个女人的样子。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这个叫做红晓的女人说。
    这个人。
    粱金河低头看了看陈默之前仍在地上的红塔山烟头,只说了三个字。
    红晓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他们之间的交流已经短到了极致。
    这就是量天尺城的交流方式。
    量天尺城外,陈默的手揣在口袋里,嘴上叼着香烟,就像是一个小混混一样。
    掰了,走吧。陈默拍了拍娇娇的脑袋,对其他人这样说。
    他妈的怎么个胆大的城池还摆起谱来了。
    欧阳永业咒骂了一声,然后跳上马说:那么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听说量天尺山脉上有野豪猪,听说味道不错,我们去看看。陈默说着跳上了马。
    他并没有打算离开量天尺,因为他从粱金河的眼神中看到了犹豫。
    好耶!抓野猪去!娇娇被陈默抱上马,听说可以上山玩,高兴的不得了。
    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芸晓芜摇了摇头,一行人朝着山脚下走去。
    他们离开不久,一袭黑衣的红晓站在量天尺的城墙上,看着他们逐渐变小的身影。
    她一跃从城门上跳下来,轻盈的落地,用最为直接的方式藐视了地心引力。
    你说那个小伙子就量天尺的城主?欧阳永业在听完陈默的叙述后,不可思议地说道。
    野猪野猪娇娇上山后,就开始搜寻晚餐。
    还有二十六天的时间。
    陈默在心中默默计算着。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什么时候才能够见到黑瞳王。这些本来他认为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后,让他有些焦虑。
    之前黄沙空间的时间和现世世界的时间并不是同比例,陈默不知道在西陆究竟会不会也是如此。
    现在看来,这个计划的突破口没有了,如果按照陈默之前的想法,如果粱金河答应了自己,那么借助量天尺赏金猎人的力量,想要搞定其他四座城池,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现在一切的计划都被打乱。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七七书屋 七七书库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