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炮台法师

第三百二十九章 贤者的预言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不知何时,夜雨停了。
    罗兰掏出怀表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了。
    再看梅甘森等人,脸上都已经显露出明显的疲惫之色,虽然他心中对荆棘王冠这个法师组织十分的好奇,但这荒野小屋显然不是询问这种隐秘问题的好地方。
    “各位法师,时间很晚了,我在附近小道上准备了马车,不如现在跟我过去,咱们回城吧?”
    梅甘森立即点头:“如您所愿,霍米德法师。”
    其他三个法师也都点头同意。
    罗兰便用水浇灭木屋中的篝火,又将之前使用的铁锅和木碗用清洁术洗干净,就留在木屋角落里,方便其他留宿此处的旅人使用。
    做完这一切后,一行人便离开木屋,朝附近的商道走去。
    商道并不远,大约走了一里多路,一行人就到了地头。在泥泞的路面上,总共停了三辆马车,马车旁还有一队全副武装的骑兵护卫。
    梅甘森等人见到骑兵,下意识就有些畏怯。他们这一路北上,碰到这类装备精良的士兵,基本都是绕着走。
    罗兰感觉到了这点,他轻轻拍了拍梅甘森的肩膀,温声道:“巫医,你和我同乘一车。还有你们三位,就坐在后面这辆马车上吧。”
    梅甘森情绪稍定,一旁的马车夫见机,立即为他打开了车门。
    进了马车后,这个巫医顿时被车厢内精致豪华的装饰布置给惊了一下,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乘坐这么好的马车,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罗兰并没有立即跟着上车,他走到一个骑兵旁边,轻声问道:“阿贝尔队长,抓捕计划顺利吗?”
    阿贝尔队长恭敬对罗兰行了个军礼,脸上随即露出轻蔑之色:“大人,那些野法师就是一群欺软怕硬的废物。嘴上说的话挺糊弄人,战士们一冲锋,连斩了几个人头,他们就吓蒙了。一个个跪在地上求饶呢。”
    “唔~不错。”罗兰满意点头,又关切地问:“战士们有受到损伤吗?”
    阿贝尔队长眼中闪过一丝暖意,摇头道:“没什么大事,都是一些小伤,睡一觉就好了。”
    “那就好。”罗兰很高兴,对这个骑兵队长认真行了个法
    师礼:“代我感谢霍迪尔团长,感谢他对我的支持。”
    阿贝尔队长再对罗兰行了个军礼:“我会把话带到的。”
    “嗯,那咱们就回城吧。”
    罗兰转身进了马车,骑兵队长阿贝尔用力一挥手,高喝一声:“回城!”
    车队缓缓启动。
    到了相对私密的马车厢里,罗兰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轻声询问:“梅甘森,你之前说荆棘王冠的创立者是萨法尔。能和我仔细说说这事吗?”
    询问时,罗兰从车厢一侧拉出一个暗格,从里面拿出一些熏肉片、干果等零食,递了一把给梅甘森,而后自己也拿了一把。
    见梅甘森一副手脚不知该放哪的局促模样,罗兰微微一笑:“这辆马车,其实是巴沙尔城以前的领主留下的,太过奢华了,按我的意思,最好是销毁了事。。”
    梅甘森一怔:“销毁?这么好的马车,销毁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罗兰认真道:“马车是好马车,但红鹰军崇尚节俭朴素,反对一切铺张浪费。将军平时出门时也都是骑马,从不坐马车。我们一致认为,类似这样的奢侈享受,会腐化红鹰军的战斗意志,这绝不是好事。”
    梅甘森听的肃然起敬,连连点头:“您说的对,这马车的确应该销毁!”
    这么一说,梅甘森也不再觉得拘束了,他挪了下身体,找了个相对舒服的位置,开始回答罗兰的问题:“霍米德法师,您刚才称呼萨法尔为贤者,说明您已经知道一些内情,对吧?”
    罗兰点头:“我是从传闻中听到的。”
    梅甘森继续道:“传闻是真的,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萨法尔的确到达了法师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只是光灵太过可恶,设计陷害他,导致萨法尔英年早逝。但您试想,这么一个才华绝世的人物,肯定会有无数人崇拜、追随,对吧?”
    罗兰点头:“的确是这样。”
    在格伦麦,一个法师,达到高阶,名气就非常大了,会有不少人慕名前来学习法术。如果成为贤者,那影响力就相当于正午时的太阳,光芒普照世界,想不让人崇拜追随都难啊。
    哪怕萨法尔成为贤者的时间非常短,但也肯定会在这世上留下深刻的印记。
    梅甘森
    轻叹口气,说道:“其实,荆棘王冠的创立者,是萨法尔留在世上的一个弟子。据说,当年萨法尔被光灵陷害之后,他的所有弟子也都遭到迫害。有些弟子直接被害死了,但还有不少弟子,则躲了起来。若干年后,创立了荆棘王冠,继续传承萨法尔留下的术法知识。”
    罗兰大致明白了。
    他沉吟了会儿,又问:“巫医,你对荆棘王冠了解地这么详细,是其中一员吗?”
    梅甘森一怔,而后连连摇头,一脸自嘲地笑:“不不不,我怎么可能是荆棘王冠的成员。当年我的确是想进入荆棘王冠的,可惜我的天赋不行,脑子也不好使,一个恶灵退散术,竟然学了一年多。那位想引我入门的法师,就直接对我说,我这辈子再怎么努力,成就也不会太高。然后他就离我而去了。”
    罗兰摊了摊手:“这位法师的眼睛大概不好使。”
    梅甘森叹口气:“霍米德法师,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不过我还有些自知之明。单论在术法上的天赋,我最多只能算个中等而已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一件事。”
    “什么?”
    梅甘森一脸肃然地说道:“荆棘王冠内部流传着一个非常著名的预言,据说。每个荆棘王冠的法师都对预言的内容深信不疑。那位教我法术的法师,就曾经对我说过预言的内容。”
    罗兰心中好奇,但他没有开口,耐心等待梅甘森说出预言的内容。
    梅甘森没让他久等,他接着说道:“这个预言被叫做‘荣耀重生’,据说是萨法尔亲口留下的。他说‘当太阳沉下山脊,黑暗重临人间时,他将获得重生’。”
    见罗兰一脸思索的表情,梅甘森开始解释起来:“那位教我的法师认为,太阳代表着光灵,黑暗代表着夜魔。所以,这预言的内容,就是当夜魔的军队再一次入侵光灵帝国,并将光灵帝国打的不断败退的时候,萨法尔就会获得重生。”
    罗兰心中一动,说道:“照这么解释,萨法尔重生的时机岂不是就在眼前了?”
    梅甘森点了点头:“听说光灵在碧蓝要塞的战事并不怎么顺利如果这消息是真的,加上现在格伦麦也涌现出反抗光灵的浪潮,光灵帝国的处境的确相当不妙
    。如果预言真的可靠,那萨法尔应该就会在最近几年内获得重生了。”
    “获得重生吗?”
    罗兰仔细咀嚼着这四个字,越想越觉得不靠谱。
    所谓人死如灯灭,死都死了,怎么可能还能复活呢?
    就算萨法尔是贤者,是凡间的神,灵魂近乎永恒。但光灵也不是吃素的,数百年前的光灵帝国,国力正处巅峰,又怎么可能会给萨法尔留下喘息之机?
    梅甘森见罗兰脸上显出一丝不以为然,大致就猜到他的想法,他耸了耸肩,说道:“事实上,我也觉得这是不大靠谱。萨法尔都死了四五百年了,怎么可能预知到几百年之后会发生的事?依我看,这不过是萨法尔留给弟子们的一个念想,让他们不至于被现实压迫得放弃法术之路。”
    罗兰微微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有时候,这世界上的确会发生一些非常离奇的事情来总之,信一半就是了。”
    梅甘森无可无不可:“好吧。那就信一半。”
    之后,罗兰便陷入了沉思,一言不发。
    梅甘森跋涉了一整天,也实在累坏了,闭着眼睛开始养神。
    马车厢内着实舒适,躺着躺着,他竟然就睡着了。
    等到了巴沙尔城,他隐约听到耳边有人喊他名字,他迷迷糊糊地站起来,被一个人引导着进了某间屋子。
    屋子十分暖和,还有温暖柔软的床铺,他躺倒床上后,整个人都舒服地叹了口气。
    上一次睡在这么舒适的床铺上,是多久之前了?半年,还是一年,他都记不清了。
    他累坏了,什么都不想,很快就陷入了沉沉的梦乡。
    另一边,罗兰回到夜莺旅店后,脑子里却一直翻来覆去地想着荆棘王冠的事,怎么都睡不着。
    一直折腾到凌晨1点多,他干脆翻身起来,想去找丹迪拉雅解惑,随即又打消念头。
    时间太晚了,肯定会打扰到丹迪拉雅休息的,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了。
    想了想,他干脆开始冥想。
    结果,他刚闭上眼睛,忽然觉得不大对劲,睁眼一看,就发现身前多了一个银发小萝莉。
    这小萝莉的那双红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瞪着他,脸颊一鼓一鼓地,十分恼怒的样子。
    罗兰心里‘咯噔’一下:‘糟糕,刚过午夜,忘了把雕像重新拿开了!’
    他现在肯定是被塞西莉亚拉入了幻术空间。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七七书屋 七七书库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