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八千里路

chapter 4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chapter 4
    大一新生军训为期一个月,地点在郊区的训练大本营。
    出发那天,女生们收拾好行囊,拖到楼下。班上几个男生早已等着,帮她们将重重的行李搬去大巴车上。
    孟昀隔壁宿舍住着中文系,班上女多男少,没这个待遇,一帮女生齐排排叹了一大口气。
    除了床单被套日用品,孟昀还背了个吉他。
    杨谦说,教导员通知了,有特长的同学带上装备,训练间隙赛歌的时候用得上。
    营地十分开阔,食堂、澡堂、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分处操场两端。
    上午刚安置好,吃过中饭,下午就开始顶着烈日军训了,以班级为单位进行。
    教官比较体谅他们,循序渐进,站半小时军姿,休息一刻钟。
    即便如此,一个个娇生惯养的年轻人们也受不住。
    训到傍晚,全都累得灰头土脸,饿得饥肠辘辘,放饭犹如饿狗抢食。
    晚饭之后,队列解散。
    男生们涌进宿舍,扎猛子似的往床上倒,哪还顾得上满身臭汗。
    陈樾不上床,坐在地上休息,时不时看时间——营地只有一个澡堂,不分男女,规定七点前,女生洗澡;七点之后清场,男生再洗。
    眼看六点五十五分了,陈樾从床底拿出水盆、毛巾、香皂和干净衣服。
    何嘉树见状,挣扎着跳下床,勾肩搭背跟着他走了。
    澡堂门口,排了一小队男生。位置有限,先到先洗。
    陈樾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了。澡堂里头在清场,三三两两几个动作慢的女生走出来。
    队伍里的男生们不免好奇瞟上一两眼。女生们倒不会穿着暴露,可披散着头发清汤挂面的素颜模样也别有一番清丽滋味。
    何嘉树对男同胞的“素养”嗤之以鼻,无语地摇摇头,给了陈樾一个眼神交流。下一秒,自己却盯向某个方向。
    陈樾看过去,见到了孟昀。
    她穿着一件水绿色的吊带连衣裙,湿发未梳,蓬松地搭在肩上,发尾滴着水珠。不知是一下午的太阳还是洗澡水蒸气的作用,女孩脸颊粉嫩嫩红扑扑的,露出的脖颈、胳膊和小腿仿佛散着粉白色的光。
    她脚底趿拉着人字拖,十分懒散,边走边歪着头,漫不经心摸着耳朵里的水渍。
    陈樾身后的队伍里忽传来一声逗弄的口哨,孟昀眼珠子霎时斜过来,表情很凶,麻利地从盆子里拿起漱口杯,一杯水毫不客气泼了过来。
    两三个男生哇哇乱叫,飞跳着躲开。队伍里爆发出看热闹的笑声。
    一部分水摔在地上反弹,泼上陈樾的裤脚,还有几滴水溅到陈樾下巴上。他又无辜又震惊,低头看了看自己裤脚上的水渍,又抬头看看孟昀。
    孟昀正不客气地瞪着那帮始作俑者,瞥见了“连带伤害”的陈樾,什么也没表示,甩了个白眼走开。那几个被白眼的男生笑嘻嘻跳回原队伍,又不怕死地吹了声口哨,孟昀头也不回,伸起手来比了个冲天的中指。
    “哇哦。彪哦。”旁观的男生们起哄,笑话那几个起头的。
    何嘉树哼一声:“脑残。”
    陈樾不发一言,脑子里闪过昨天新背的英语词汇collateral damage。
    军训的日子过得无风无浪。
    白天站军姿、踢正步,两天五天也就习惯了;偶尔到了夜里,教官把同学们拉去操场上,团团围坐,院系与院系之间赛歌。
    工学院这边男生多,扯着嗓子鬼嚎,把天喊破,乍一听气势排山;可对方是外语学院,女生们唱歌不用喊,轻飘飘的,在夜风里悠悠扬扬。男生们一听,便知道自己这边输了。
    杨谦不服气,说这样搞不行,纯属使蛮力,不如唱《同桌的你》,让孟昀拿上吉他伴奏。
    一帮大小伙子,嗓音低磁,就着悠扬的吉他弦,唱着“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
    扳回一城。
    孟昀迅速在新生中出了名,陈樾却摸不清自己对她的印象。
    训练的时候,他心无旁骛;夜里唱歌,他坐在最后排,前头男生们的脑袋跟不安分的老鼠似的左摇右晃,瞄孟昀。他仿佛看生物课本里被雄性激素支配的动物们。
    孟昀在他眼里是一个“有点不自量力”、“要请他吃雪糕”、“递给他纸巾”、“泼水到他身上”、“比中指”、“长得好看”、“脾气不好”的人物集合体。这代表着什么,他搞不清。
    直到一周后——
    军训是很枯燥的,从早到晚除了站军姿踢正步,便再无其他娱乐。
    男生们憋不住,总能在闲暇时找乐子。
    训练场旁边有块沙地,立着根电线杆。训练间隔的休息时间,不知哪个男生最先起的头,手上抓了把白灰,跳起来用力往杆子上一拍,留了个手掌印。
    渐渐,男生们跟朝圣似的,争先恐后跑去拍手印,看谁跳得高。一天接一天,玩得不亦乐乎。
    没几天,那电线杆子上就拍满了手印。
    那天,电气一班的一众男生聚在杆子旁比谁跳得高,连陈樾都加入进去了。
    孟昀跟几个女生坐在树荫下休息,看着同班的男生们围着杆子上蹦下跳,猴子似的,有点儿无语,说:“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班男生很幼稚啊?”
    朱小曼:“小学生行为。”
    姜岩:“不得不佩服,男生真是精力旺盛。”
    不远处,陈樾微微仰头看着电线杆子,后退半步,突然前冲一步,起跳。身着迷彩服的男生高高飞跃而起,跟扣篮似的,扬手在电线杆上一拍,白色的掌印摁在上头,是最高的。
    同学中爆发出一片喝彩:“哇!”
    空中的大男孩坠落而下,落了地,震颤得黑发飞扬。
    几个女生目不转睛盯着看。
    孟昀摇摇头,点评:“陈樾是吧?我还以为他是我们班最稳重的。”
    姜岩忽问:“昀昀,你觉得陈樾跟何嘉树,谁更帅?”
    孟昀说:“陈樾太瘦了……”
    话没说完,电线杆那头来了动静。
    杨谦以陈樾摁下的手印为挑战目标,也起跳了。他后退好几步,冲上去奋力一跃,“啪”一声拍在杆子上,跟陈樾的分不清高下。于是,陈樾再度起跳,这一次,他跳得比上次还要高,在最高处拍下手印。
    可他落地时没站稳,不小心撞到了经过的外班同学。他说对不起,可那人很不客气,猛力一把将陈樾推出去,陈樾脑袋撞在杆子上,咚的一声闷响。
    何嘉树一脚就踹了那人去。
    “卧槽!”孟昀一下子站起身,还没看清楚,那头一团人打起了群架,沙地上黄土飞扬。
    ……
    电气一班整个下午的休息时间全部取消,全班杵在操场中央,罚站军姿。三个女生都没能幸免。
    下午两点,太阳炙烤着大地,蒸腾的热气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教官站在队伍前,吼着教训着“纪律”“打架”“集体”“规矩”之类的词汇。
    听了不知多久,杨谦忽然喊:“报告教官!”
    教官说:“讲!”
    杨谦:“请求让女生出队列!”
    教官问:“你们不是一个班?不是一个集体?!”
    杨谦不吭声了。
    教官训斥:“军训是让你来干什么的?严整纪律,团结集体。你们呢?!一个个多大了,高中生吗?还打群架!就这种素质,还大学生呢,我看你们是一群流氓!”
    孟昀突然喊:“报告教官!”
    教官斥道:“你们是一个集体!”
    孟昀更大声,说:“我不申请出列,我有异议!我对你刚才说的话不服!教官不公正!”
    教官问:“哪里不公正?”
    孟昀喊:“我看到了,是土木工程一班的人先动的手!要罚连他们班也一起罚!我不服!”
    空气安静了,静到似乎听得见阳光爆裂的细微声响。
    队列鸦雀无声,二十三个人站得笔直。
    教官盯着她看了片刻,说:“不服就绕操场跑十圈。服气了就好好站着。”说着,移开眼神去扫视众男生,道,“我不管你们在哪个大学读书,可在这个地盘上打架,就是……”
    “教官不公平!我就是不服!”队伍里一道满是怒气的女声炸开。
    下一秒,孟昀出了队列,冲向跑道开始罚跑。
    ……
    然而,事情没有小说里美好的、解气的结局。
    相反,结局让人相当沮丧,心累又身累——电气一班全班罚跑了十圈。
    可就像所有让人喜爱的电影一样,这件事情有个小彩蛋——土木工程一班全班二十五个人也收到了罚站一下午军姿加操场跑十圈的大礼包。
    那晚宿舍熄灯后,男生们议论起了这件震惊所有大一新生的大事件,自然也议论起了孟昀。
    信息学院有人说:“你们班孟昀也太刚了吧。”
    “没见过这么虎的女的。”
    不知谁说了句:“谁当她男朋友,肯定吃不消。”
    齐齐一道“咦——”的不赞同嘘声:“别这么说”。
    杨谦也很护短,叫:“我们班女生都是宝贝,轮不到你们瞎操心。”
    “我觉得她挺可爱。”
    “对啊。还有反差萌。”
    而陈樾躺在黑暗中,脑子里只是清晰地闪着那个短语collateral damage。
    那一天,是2010年8月13号。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七七书屋 七七书库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